第三十四章 快进古潼京

    在这车开的不算快,但是即使如此,黎簇也是横着飞进了河里,脸在河面上被拍得七荤八素。

    翻腾着爬起来,看到杨好在几分钟后也飞了出来,想来是没有他们那么不堪,挣扎了几下,但是那解雨辰想来是练家子,对付他们就像捏小鸡一样。杨好即使是个刺头,在专业人士面前也不够看。

    杨好落进湖里之后的几秒钟,粱湾也没有幸免,河面够宽,姓解的挑的好地方,杨好和粱湾着他有些距离。就听到杨好在那儿大叫:“爷不会游泳,谁来救爷!”

    黎簇游过去,杨好已经没顶了,他知道贸然去救很可能他殃及,游到杨好的背后把他拖出水面,杨好吐了好久口水,咳嗽了好几下才重新喘上气,道:“此仇不报非君,草你祖宗!”

    黎簇心理暗叫,回头去看离岸的距离,突然发现在竟然赢在铁路的另一边了。

    水流狗日的那么湍急!

    他瞪水让自己浮出水面高一些,去看苏万,看到苏万已经在他们背后很远的地方,在河水中打转。

    这是什么河,他们开出来也没几个小时,怎么有水流那么湍急的河?北京外沿发生过地质灾害吗?

    “怎么回事?”杨好发现了不对劲。“鸭梨,你是游泳健将啊。怎么游那么快,能往岸边游吗?”

    黎簇涌起了不详的预感,在这种水流中。他游向岸边问题不大,但是解雨臣选择这条河把他们扔下来。应该不仅仅是这里有条河的原因,水流湍急会不会是他选择的原因?

    在急流中转头后,他发现自己猜对了,前面的河道里出现了无数排水泥船,全部停在那里,几乎把河道堵塞了,因为水流湍急,他们下锚的缆绳都被绷得非常紧。船和船之间是好几道沉在水利的网兜,前面堆积了大量的垃圾。

    这条河一定是流进北京市区的,浮游垃圾全部在这里被拦截了。

    瞬间几个人就撞进船群里,苏万第一个撞进垃圾堆,船上出来一个人,一下用铁钩子把他提出了水,接着是苏万的行李,接着是杨好和他。

    垃圾堆里非常臭,黎簇满嘴都是奇怪的味道,提他的人力气十分的大,瞬间提起,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甩到了船舱。

    最后一声他听到粱湾在叫:“别勾,我的八部瑞”

    接着船舱的帘子被瞬间放下,水泥船的船舱很大,本来是露天的,现在用帆布做了个大棚子,棚子里面有一部分堆满垃圾,发着恶臭,在垃圾堆之前站着一个女孩子,年纪看上去不大,看了看表,说道:“让他们睡一会儿”。

    架着他们的大手从他们后面捂住他们的嘴巴,一股奇怪的味道涌进鼻腔没,他脑子好像被芥末熏了一下,接着开始无法思考。黑暗朝他笼罩而来。

    黎簇是被凉水冲醒的,水呛入了他的鼻腔,接着感觉到四周的炎热。

    他想睁开眼,但是瞬间,强光就让他用手护目,眼前一片炫丽的红色。

    足足过了15分钟,他才睁开自己的眼睛,抹了抹在的脸,发现四周全是白色的沙地,一望无际的沙丘。

    脸上没有水,只有沙子,他的嘴唇感觉到一丝湿润,水应该是瞬间就干涸了。

    他站了起来,疑惑的看着四周,热浪袭来,这股炎热十分熟悉。

    转了一圈,他没有看到热河人,但是四周的白色沙丘让他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

    这里是古潼京,自己回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他努力回忆,想到了火车,自己的想法,还有那条河和垃圾。

    中间缺失了什么,他在船上,现在怎么在这里。

    走了一步,发现脚步发软,同时也发现了自己脚边的背包,半埋在沙子里。

    他们把自己直接弄进了沙漠了?

    那在晕了几天?黎簇摇了摇头,退到自己刚才倒着的沙丘阴影处,摸了摸嘴唇。刚才是谁把自己弄醒的?

    他俯身摸了摸沙子。沙子半干不干的。

    整片沙子,很大一块区域都是这样子,特别是阴影的部分。

    “海子。”他里说,有人把他放到了海子里,海子移动之后,把脚印抹掉了。

    也许是怕自己在苏醒之前被太阳晒死,不过看衣服的干燥程度,海子移走也有一段时间了。

    其他人呢?

    他爬到沙丘上,四周一望无际,除了白色的沙子,什么都没有。

    他喊了几声,没有人回应。翻开自己的背包,发现水、事物和装备都在。

    “这又是为什么?”黎簇疑惑的捏着眉心,他无法理解。

    这是快进吗?这一快进,把他身边的人进丢了。他拿出指南针,看了看方向。四周全是一模一样的沙丘,他接下来应该做什么?去找那些卡车。

    这是他的第一个想法。但是,卡车那边会有危险,他走了几步又停住了。

    角度的变化,让他看到了一边沙丘中露出来的东西。

    那是卡车的一部分,他跑过去,发现就是当时看到的那种卡车,他环视了一眼四周,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沙子又重新把这些卡车全部埋上了。自己就在卡车围绕的那些海子里。

    他爬上了卡车的顶部,用力晃动,四周的沙子开始抖落,一排三两车从沙丘的崩塌出出现。这些车埋的不是很深,沙子很松。

    这时候听到几声枪响,黎簇抬头,看到对面的沙丘上,有一人正拿着折叠的冲锋枪朝天点射,一边朝他招手。

    是杨好。

    他也招手,心中一安,不是他一个人,日子没有那么难过。

    他跳下车头,往杨好走去,走入了湿润的沙地,也就是之前海子的水底。

    走到大概三分之一的时候,突然发现不对,沙子越来越软,开始没到自己的膝盖了,而且越来越往下陷。

    他立刻后退,跑了十几部=步,忽然脚下一松,一个人没到了脖子。

    流沙,他大叫,就看到杨好冲过来救他,也应陷入了进去。

    “别,别动。”黎簇想起电影里说得,立刻静止不动,但是自己还是迅速的沉了下去。他和杨好面面相觑,看着对方逐渐被沙子吞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