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肥而不腻

    夜已深,借着透过来的月光,黎簇看了看隔壁床的胖子,无语凝噎。

    胖子似乎是感觉到有人瞅他,于是放下手里的肘子,然后问:“看你胖爷干嘛?”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熟络了之后,黎簇对胖子当初的畏惧早就烟消云散了,现在两个人并排躺在私人诊所里,每天除了扯淡就是吃饭,胖子可以一边扯淡一边吃饭。

    “哼,”胖子鄙视的瞟了他一眼,拍了拍自己露在外边的肚子,来了句:“胖爷肚子反光!”

    黎簇骂道:“那还不是你每次把油揩到肚子上!”

    胖子也骂:“废话,我是让谁害的没有被子的?”

    “你没有被子是因为你总是把被子弄脏好不好?”

    “小子,说明白咯,我是往被子上揩油了,可是没把不住关吧?年纪轻轻擦枪走火,到老了有你好受的!”

    黎簇一下子软了下来,他们现在在甘肃白银的一个小村子里,当时他们身无分文基本可以沿街乞讨,胖子已经好准备把黎簇打造成没爹没妈身残志坚的流浪儿童,为他们赚点启动资金,他还记得胖子当初煽动性的话语:“小同志,你看我们几个身无分文的,那破车还抛锚了,就兜里这点干粮,连温饱问题都解决不了,所以我们几个人决定,让你街头卖艺!”

    黎簇看了看自己这德行,有点蒙:“海狮表演?”

    胖子说:“你这样顶多算带鱼,我想让你本色出演,快快,要来人了,你趴在地上,俊哥,你把秀秀戴脏的帽子递过来,小同志,今晚能不能吃上肉,全看你演技了!”

    “我靠,你让我要饭!”

    “别这么说,要饭的比你挣得多,你这顶多算卖萌。”

    这个时候秀秀终于看不下去了:“喂,你不会借个手机?”

    胖子眉毛一挑:“对啊,忘了我的秘书了!”

    胖子看到路边来了个人,二话不说把他拽到了自己身边,那人也没见过这么凶神恶煞的人,吓得直接就腿软了,尤其是他看到半死的黎簇和有些憔悴的秀秀,黎簇觉得他会以为胖子和藏人是绑票的土匪。

    “这位兄台,小的姐妹四人初到贵宝地,身无分文,在此地卖艺,还请您仗义疏财,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呸,我说什么呢,入戏太深,喂,把手机掏出来。”胖子眼睛一瞪,对方快尿了。

    “胖爷,饶命,我上有老下有小……”看那人的样子,黎簇真是哭笑不得。

    胖子一愣,把那人脸捧起来看了又看:“喂,我看上去这么像坏人吗?我不是一个看上去就很慈眉善目的菩萨吗?我让你借我手机用一下哪那么多废话!”

    “喂,旺财啊,我是你胖爷,赶紧给我打个几十万过来,我这里找到一个油斗,需要夹喇嘛,出钱少了大角色不过来!”

“老大,都是油斗了,人家为什么不过来啊?”胖子开了免提,电话那边好像也很无奈。

    “嗯,啊,都是胖爷饿晕了,没说清楚,你小三爷私生子在我这里,小少爷比较娇贵,非要打车去北京……”

    “得得,胖爷,别说了,再说一会儿小三爷重孙子都该有了,把卡号告诉我吧!”

    钱打过来之后,胖子也没想挪窝,霍秀秀去邮政银行把钱取回来之后,一群人直接把村子里的小诊所买下来,给胖子和黎簇疗伤,秀秀治病的手艺不错,胖子的伤势一天天见好,黎簇自己虽然病情严重,可是毕竟是年轻人,身体状况也是一天比一天好,这几天为了给他们补身体,他们吃的都是一些肘子、排骨什么的,胖子还变着法要什么腰子、羊白,说是要壮阳,害得黎簇跟着吃得面红耳赤,到了晚上未免就有擦枪走火的事情发生,秀秀恨他俩总是把被子弄脏,加上这边也不冷,索性不给他们盖被子,所以他两个每天都穿着病号服在床上对骂,再不就是猜来到这里看病的人什么毛病,胖子有时候闷了,就坐到前边,装模作样把脉,结果非得说一个男人有妇科病,差点没把黎簇笑死。

    被拉上的白色帘子映出一个女人的纤体,两个人连忙噤声,躺倒在床上,黎簇感觉到霍秀秀走了过来,这不是说她有脚步声,而是因为他这个年纪的男生善于嗅女生身上的味道。他听见霍秀秀把假睡的胖子叫醒,她似乎在为胖子拆绷带,胖子一声叫唤都没有,黎簇听到他说:“差不多了,我们也该走了!”

    “走,去哪里,大的大小的小,哪个身上不带伤,你这个样子,能去哪儿?”

    胖子说:“去哪儿?哪儿都能去,胖爷在倒斗界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了,混到今天,只有有人背叛我,我从来没对不起过兄弟,现在我兄弟水深火热,我怎么可能在这里吃喝玩乐?!”

    “其实没有人,让你为她做什么不是吗?”

    “可是胖爷想做。”

    “我受不了你了,就算你的伤势快好了,那那个小家伙呢,他身上的伤倒是快好了,可是脑袋上的,实在……”

    “这怕什么,直接把他扔了就行,就他这材料,要饭要回北京估计都成百万富翁了!”

    “喂,你这是什么话!”黎簇不再装睡了,把他丢在这里还行?

    “怎么了,胖爷这是为你好!”胖子倒还真是振振有词。

    “你们这是卸磨杀驴啊,老子告诉你们情报你们就想把我甩掉啊,你们想都不要想,现在让我回北京,不如杀了我,就快高考了,我一点都没复习,你是想让我死啊!”

    “高考怎么了,想当年胖爷参加高考的时候,一直想当零分英雄,可是怎奈胖爷实在是太聪明了,那些破题随便一做就全对,清华北大的校长抱着胖爷大腿哭,胖爷烦都烦死了,你要是能考零分,你还得谢谢胖爷啊!”

    “呸,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把我扔了,我就,我就……”

    “你想怎么着!”

    “我就死给你看!”

    “好吧,你赢了,一哭二闹三上吊,你领会了中国几千年以来所有劳动妇女总结出来的伟大经验,并且力图将其发扬光大,小伙子,祖国的未来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他娘的作为祖国的花朵能不能阳光一点?!”

    “少说废话,老子跟定你们了!”

    胖子和霍秀秀面面相觑,看样子他们实在不知道怎么去处理这样一个青春期的小伙子。所以他们的计划停滞了,直到……

“呦呵,这不是王盟吗,怎么,来看望你胖爷,怎么连果篮都没带?”胖子看着过来的王盟,继续他的俏皮话,“再不济,你也得给鸭梨带个花圈嘛!”

    “呸呸呸,给你带才对!”

    王盟这时候说了一句话,所有人都安静了:“我要加入你们。”

    胖子问:“你不一直都是我们的人吗?”

    王盟说:“三年前不是……”

    “什么意思?”

    “我的族名,叫汪蛮……”

    蓝袍藏人听到这句话,直接就拔出了他的刀。

    胖子说:“你是来投诚的,还是太君让你捎一句话啊?”

    “我希望,你们帮我找到我的妹妹,她在,你们即将要去的地方……”

    所有人都看着胖子,只有胖子知道接下来要去哪里:“怎么都看着你肥而不腻的胖爷?喂,你怎么知道,我想倒了周穆王的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