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龙生九子

    二狗说:“你说的是,龙生九子?”

    苏万问:“什么龙生九子啊,我怎么不知道?”

    黑瞎子冷静地说道:“传说中龙有九个孩子,每个孩子都不一样,嗯,你应该听说过饕餮和睚眦必报的睚眦吧,它们都是传说中龙的孩子,你不知道这典故?”

    苏万问:“高考考吗?”

    黑瞎子说:“如果有盗墓专业的话,应该会考……”

    二狗说道:“平素好吞,激浪兴雨,这是龙的第九个儿子,螭吻的特征,不过我们好好想想这种传说中的动物的特点,喜欢吞食东西,甩动尾巴能够激起大雨,这不就是普通的鲸鱼的特点吗,我想所谓的螭吻,不过就是先民在见过鲸鱼之后对其进行的神话性描述,而且考虑到鲸鱼和螭吻的体格,我也绝对不会相信,苏万怀里的会是螭吻那种大物。”

    齐羽说:“可是你看看这是哪里,张大佛爷会把一条金鱼放到棺材里这正常吗?”

    二狗争辩道:“在这一点上我比较支持黑瞎子的说法,说不定就是因为尸蟞丹的效果,张大佛爷死后才会流出那么多水,俗话说有水的地方就有鱼,俗话说造物神奇,你们绝对不会想到这世界上会出现什么样的奇特景象,而这些绝对是科学可以解释的东西,绝对不是怪力乱神所能杜撰的……”

    “停会儿……”李潘按着太阳穴,“让你们吵得我脑袋都炸了,你们是探索发现还是走近科学拦不住的啊,有完没完,我做决定了,出去把这鱼卖了,卖多少钱是多少钱,回头给我家晨晨买点补身子的得了!”

    苏万气道:“你想的美,这鱼鱼是我的,你们谁都不能动,谁再敢动它,我就杀了谁!”

    “额,各位,其实我也不想打断你们,可是你们能不能回头看一眼!”黎玖突然插上话,众人都很不解,李潘离棺材最近,他回头看了一眼,直接向后蹦了一大下子:“我去,粽子界翘楚要对我们下手了?”

    棺材里面,张启山的一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抬了起来,李潘走进看看,发现张启山那张跟黑瞎子几乎完全一样的脸上长出了细密的黑毛,就像是中世纪留着络腮胡子的绅士一般。

    齐羽急道:“黑毛粽子,谁带黑驴蹄子了?”

    李潘苦笑:“齐叔,你也知道,我跟狗爷是实习土夫子,怎么可能知道要带黑驴蹄子啊?您老人家倒学前辈,有没有收藏了什么私货?”

    齐羽说:“你怎么那么多风凉话,算了,张启山怎么也算老九门的前辈,是非功过都是过往云烟,为了避免对他不敬,哥几个赶紧,把棺材盖上,咱们扯呼!”

    黑瞎子笑道:“来不及了,就让我跟大哥再比一次吧!”

    尸体已经慢慢坐起来,凹陷的眼皮睁开,露出一双空洞,黑毛已经覆盖到了脖子,一个人不论活着的时候有多么呼风唤雨,死了之后只有一个统一的名字——尸体。

    众人慢慢向上,显然这件密室太过狭小,不足以应付即将到来的打斗。所有人退到大堂,黑瞎子从楼上拿下来一把刀,黑色的,黑金古刀,所有人都在等,所以这个疗养院很安静,安静得针落可闻,安静得连鱼儿戏水的声响都那么刺耳。

黑瞎子低着头,保持着他那冷静地微笑,刀尖触地,让他变身成一个刀客,一个冷而热的刀客,外冷内热。

    苏万是第一次知道僵尸是可以上楼的,虽然上得很慢,但那速度,是一步一步敲打心门的最合适的节奏,心中住着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孩子打开门,惊叫……

    苏万看着那僵尸摇摇晃晃,一步一步往上走,突然“噗嗤”一下乐出了声。

    李潘问:“你乐什么?”

    “我在想,如果他一下子没踩实,骨碌碌滚下去,我们是不是还要等着他再上来一次?”

    李潘说:“那我们干脆在楼梯上设一个绊子,让他永远都上不来,那不是很好玩吗?”

    齐羽叹道:“你们做什么孽啊,人死为大,还是早点让张大佛爷入土吧,要说这人也真是禁不住岁月的折磨,张大佛爷全盛时期,一个人废了我们这一拨都不是事儿,没想到到了这个地步,爬楼梯都成了困难!”

    “哎,你可别说他是老的,他看上去比你年轻,”李潘笑道,“所以等你死了得多往肚子里塞点补品,到时候成了粽子一

口气上五楼不费劲!”

    “哼,你懂什么,张家人的寿数,更正常人绝不一样,你们说黑瞎子多大年纪了?他至少上百岁了,可是他看上去比我年

轻了多少?”

    “一百岁,那不是人妖了?”苏万惊道。

    “什么人妖,那叫人瑞!”

    “诶诶诶,上来了,看看人妖爷爷怎么打僵尸的?”

    黑瞎子没有立马就跟粽子接上火,而是默默地分开人群,走到了院子里,那粽子好似有感应一般,慢慢往院子里走,走到苏万身边时,苏万都快吓死了,可是那粽子根本没搭理苏万他们,而是径直去追黑瞎子。

    “奇怪,为什么那粽子不咬咱们,专去跟黑瞎子过不去?”苏万问到。

    齐羽说:“僵尸的成因有许多种,有一种就是说魂魄在地下边过得不舒坦,心情不好导致地上尚未腐烂的尸首跟随异动而起,或者说死者有没有完成的心愿,因此即使灵魂不在,尸体也要去做那件事,可是尸体去做,什么事儿都变了味了。

    这两种起尸非常少见,可是起尸之后,他们有一个习性让他们比一般僵尸还要恐怖,那就是,他们在人世上杀死的第一个人,一定是他们的子孙后代!”

    二狗略显感伤地说道:“张大佛爷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亲人,就是他的弟弟,张启琛了。”

    李潘冷笑:“这次倒是没有变味,张大佛爷活着的时候,不是也想杀了瞎子吗?他这是秉承了自己的遗志啊!”

    黑瞎子拿起刀,笔直的指向张启山,那刀尖在张启山已经烂掉了的鼻子之前停下,他激动地说:“怎么,你看不到这把剑了吗?你以前不就是想从我手里抢走这把剑吗?你看,二响环也回到了我手里,你想要的一切,都到了什么都不想要的我手里,你不觉得可笑吗?”

    张启山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可笑,他似乎对声音还有一些敏感,于是在张启琛说了不到一半的时候,他已经朝张启琛抓了过去,他一向前,黑金古刀便刺穿了他的头颅,可死人,定不会再死一次。

    张启琛抽刀,朝张启山劈去,那张启山似乎还有知觉,居然向后一仰,堪堪躲过。张启琛的表情变得很狰狞,那扑面而来的劲风让苏万睁不开眼睛,苏万心说,这就是杀气了吧,怀里的水罐有了异动,苏万低头,发现小鱼又在水里不停转圈,转了三圈之后,半空中又下起雨来,李潘抬头,奇道:“这天明明是晴的,怎么可能下起雨?”

    齐羽看了看那鱼,说道:“是被杀气惊动了吗?”

    黑瞎子收刀,任凭粽子向他抓来,可就在粽子抓过来的那一刹那,他又都能堪堪躲过,看得李潘也不由得惊叹。黑瞎子在雨中,闪转腾挪之间,凝聚了一个男人的潇洒、矫健、智慧还有苦。

    齐羽叹道:“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黑瞎子不愿救自己,他是一心求死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