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东方

    王盟和汪晓媛他们还是有收获的,汪家人搞到的明器还有装备都到手了,可这里是西安,文物大省,大摇大摆的把这些玩意儿带走绝对是自寻死路,所以胖子决定把明器立刻脱手,哪怕价钱低点也没关系,像这种敢收地下刚拿出来的鲜货的店家很少,胖子依靠自己在北京的朋友跟这边的马盘搭上了线,那边人也痛快,东西留了付了二十万订金,胖子说东西卖了之后把剩下的钱打到他老丈人的账户上,其他人也没多说什么,毕竟钱再多没有命花也是扯淡。收拾好行装,准备出发,用胖子的话说在这呆着也没多大用,不如出去多走走,说不定就能瞎猫碰上死耗子了呢。结果正当他们都坐好车准备出发的时候,秀秀的手机响了。

    胖子问:“什么事儿?”

    秀秀说:“那边的店主给我打电话,说有样东西要给我们。”

    王盟说:“不去,绝对没安好心,说不定是想黑吃黑,这会儿别给自己找麻烦!”

    胖子呵呵一笑,说:“萌萌你这就不对了,闲着也是闲着嘛,再说就咱现在的实力多大肚子敢把咱们一口吞了,胖爷这么说吧,在西安,只要不是汪家人、张家人倾力出动,我们还真不怕谁,走,去看看,到底什么事儿!”

    黎簇揣着一把匕首,这是胖子交给他防身的,一行人又回到那个门面,里面的伙计赶紧迎上来,给他们送上了一壶碧螺春,显然,他们早就料定了他们会来!

    “各位,过来了啊!”老板也很热情。

    胖子说:“别废话了,老胡啊,我也是看你跟老金老海他们关系都不错才给你这个面子,说吧,有什么事儿要找我们?”

那个老板说:“前些日子各位给我送货的时候我就明白了,各位是大人物,没有大事儿我敢把你们叫回来吗?是这样,各位在给我送来的东西里面啊,夹了一样东西,我觉得这东西对你们可能挺重要的,所以才特地把你们叫回来!”说着,从后边拿出来一张纸,递给了胖子,胖子接过来眼珠子都快掉了!

    黎簇把纸从胖子手里接过来,打眼一看,终于明白胖子为什么那么惊讶,因为那纸上就那么几句话:“白云在天,山陵自出,道里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尚能复来?”“予归东土,和治诸夏。万民平均,吾顾见汝。比及三年,将复而野。”黎簇心里嘀咕:“就为了这么两句文言文把我们叫回来,估计胖子得把这老板损死!”

    谁知胖子喝了口茶水,跟那老板说:“那什么老胡谢谢了啊!”然后接着就走出门去了,黎簇莫名其妙,只好和其他同样摸不着头脑的同伴一起回到面包车上。

    “到底怎么回事啊?”黎簇问到。

    “这是西王母和周穆王对答的两首诗。”秀秀解释道。

    黎簇说:“我看出来了,可是就这么两句文言文刚才那家伙就敢把我们叫回来?”

    秀秀说:“你不懂,重点不是这两句诗,而是它被送回来。”

    “什么意思?”

    “我们送的那些明器应该没有夹带什么东西的,也就是说是有人特意把这两句诗送来,或者,哪怕就是它被夹带在明器里,这些说明,汪家人对这两句诗十分看重,所以胖子是在思考,这两句诗究竟有什么含义!”

    黎簇点头,不敢乱说什么,看着胖子思考。

    良久,胖子问道:“秀秀,周穆王走了之后,还回去过吗?”

    秀秀说:“没有,据说西王母后来还去了一趟中土,周穆王在昭和宫接待了她。”

    “那么你说,假如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俩人说了这么多肉麻的话,接着这个男的回老家了说等我回来然后还没回来,那么说明这个男人怎么了呢?”

    黎簇立即反映道:“变心了!”

    胖子点头:“是个当陈世美的材料,周穆王没有回西王母那里,是不是因为他有新欢了呢?秀秀,这个周穆王最喜欢哪个妃子?”

    秀秀想了一会儿,说道:“盛姬吧,不过她死的时候,周穆王还没有西巡,盛姬是死在东巡路上的。”

    胖子点头,问道:“还有呢?”

    秀秀说:“没了,《穆天子传》就写了这么个盛姬。”

    胖子沉思道:“难不成我想错了?”

    秀秀突然叫道:“等一下,我想起一件事儿!”

    “怎么了?”胖子问道。

    “周穆王有个女儿,叫叔女,在盛姬死后,常住在她的陵墓旁,据说她活了一百多岁!”

    “一百多岁?这在古代跟长生不老没什么区别了!”

    秀秀拍手说道:“不行,我们要去山东!”

    “山东?怎么,你想去看看鲁王宫?”

    “不,”秀秀突然有些低沉,“爱妻死了,有的人会很低落,想要一直呆在自己爱妻的墓旁不愿离开,更会感叹生命的短

暂,想要求得掌控自己的命运,并且将得到的美好送给那些和爱妻有交集的人,让他们幸福……”

    胖子打断秀秀:“没事儿你说我干嘛?”

    “呸,我说的是周穆王!”

    胖子想了想,说道:“盛姬死在山东?”

    “山东有一穆陵关,就是因为周穆王藏盛姬于此而得名!”

    “这么重要的事儿你怎么不早说?”

    “这些事儿都是发生在西巡之前的,谁会注意到啊!”

    “那你们怎么知道穆陵关会有线索?”汪晓媛问道。

    “这不是有个人催着要别人把钱打给他老丈人我才想到周穆王很有可能赐药给叔女吗!”

    “对啊,假如叔女长生不老,她肯定知道周穆王葬在哪里,哪怕真死了,我们去穆陵关,说不定可以找到盛姬的墓,应该也会有一些线索,我们忽略了,周穆王是十分可能折返到爱人的陵墓这件事情的!”王盟也反应过来。

    胖子叹气道:“哎,也就是你们看到了胖爷这么重情重义的奇男子才能想到几千年前的今天,有一个跟胖爷一样重情重义的人,哎呀,这是多么重要的启发啊,胖爷简直是完美男人啊!”

    黎簇“呸”道:“还不知道昨天是谁调戏导游!”

    胖子摇头道:“你这是嫉妒,嫉妒胖爷的魅力!哎哎哎,秀秀,咱不带动手的,我错了成不,我错了!耳朵,妈呀,耳朵!”

    在胖子杀猪一般的嚎叫中,车子开动了,目标,东方……

    从西安到山东,那不是一般的远,重要的是,他们的车上还有很多违禁品,所以黎簇十分担心:“如果我们遇到雷子怎么办啊?”毕竟军火和洛阳铲这些扎眼的东西不是说能遮掩就能遮掩的。

    胖子按住耳朵,骄傲地说道:“这点胖爷早就想到了,王盟,把家伙给他!”

    王盟从面包车后面拿出一个单反,递给黎簇。

    “什么意思啊?”

    “你不是跟着天真干过这事儿吗?等遇到检查的,我们就说我们是拍戏的,你拿着相机,就说你是实习生,这不很好解决了,后边那些玩意儿都是剧组里面的道具都是表演用的,我们一直就这么干的啊!”

    “雷子有那么傻吗?!”

    “不要把雷子看得太重要,那种爱岗敬业才思敏捷的雷子只会出现在墓志铭里。”

    “那万一呢?”

    “喏,这里还一证明,证明我们是《阳关灿烂的日》剧组的。”

    “哇,这证明哪来的?”

    “章是我用萝卜刻的。”

    “萝卜呢?”

    “昨天你吃的那就是!”

    “怪不得你们一口都不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