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版)第二十八章 是非因果

    黎簇应该庆幸,至少在周朝,还没有豆腐渣工程这个词汇,气浪的声响结束,黎簇立刻把棺盖顶开,胖子本来就快喘不过气了,躲进棺材里估计时间长了都不用粽子动手,若干年后,再有人打开这口棺材,看到里面四个尸首的造型,估计都得乐出声——胖子盘着腿坐在棺材的前端,秀秀和黎簇都是背朝着蹲在棺材里面,而扎西则是和黎簇面对面蹲在一起,彼此都能切身感受到对方的呼吸!黎簇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突然升腾起一首歌:“看那一朵朵,菊花爆满山……”

    扎西帮秀秀把胖子放平躺在棺材里,扎西递给秀秀一个黑色的物事,秀秀眼睛一瞪:“原来你是在找这个!”

    黎簇把头探过来,问道:“这是什么?”

    秀秀一字一顿,似乎找到了希望:“麒麟竭!”

    胖子渐渐清醒,他看着俊哥,大摇大摆坐在棺材里抽着烟,那造型仿佛在自家浴缸里那么惬意,他终于发话了:“俊哥,你到底是谁?你的纹身可不是一般人能接触到的!”

    “不就是个麒麟吗?”黎簇问。

    “那是穷奇!”秀秀解释道。

    扎西蹲在地上用手指在满是灰尘的地上写字:“匪号小张哥!”

    胖子点头:“张家人?”

    扎西写:“此代张起灵贴身护卫。”

    黎簇忍不住问道:“你都说贴身了,那你护卫的人在哪呢?”

    胖子拍了一下黎簇,说道:“小哥的贴身护卫,把他丢了才正常。”接着他又问:“看你这书法写的也不错,既然你会汉字,你就一句汉话都不会说?”

    “失语症。”小张哥在地上写到。

    胖子看了一下秀秀,秀秀说道:“确实有一种病,会让大脑中管理语言的部分发生病变,使人忘记母语的说法,有些案例,比如一个教英语的老师,生病之后只能说英语而不能说中文了,小张哥这意思,应该是汉语语言区受损,只能说藏语了。”

    “好嘛,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有啊!那俊哥,啥也不说了,胖子欠你一条命,走,咱们继续探险!”

    胖子在搀扶之下下了棺材,众人慢慢走进第三个墓室。这个墓室里,比前两个墓室都安静……

    照例开了灯,胖子潇洒地在墓室里跳起了舞。

    秀秀鄙夷道:“你这是在跳大绳?”

    胖子来了句:“非也,我这是在跳踢踏舞!”

    黎簇笑道:“你别跳了,再跳上面的人会以为是地震的!”

    胖子扭着腰:“哎,你们是不知道一个从鬼门关爬回来的人那发自肺腑的愉悦,算了,跟你们这群凡人说不明白,好了,排除法都知道这个棺椁里裹得是谁了,来,黎簇,搭把手,开棺!”

    黎簇迟疑了:“我们真的要打开吗,刚才那口棺材已经快要了我们的命!你刚从鬼门关回来,难道你就不怕再回去吗?”是的,即使用了炸药,那黑甲将军那被炸烂了的身体还在不停爬动,被炸掉了半边的脸还在大张嘴想要择人而噬,这地下,有太多的危险了……

    胖子抬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墓顶,深沉了一下:“可我们该有一个结局了!”

    棺椁被一层层的打开,奢华的金丝楠木棺盖,被黎簇轻轻放在地上,众人看着棺材里面沉睡着的女人,无语凝噎。

    黎簇问胖子:“现在我们看见真人了,现在有什么话赶紧问吧,我不确定盛姬小姐后边有没有通告,万一档期排不开我们可就白来了!”连黎簇都能看出来,虽然尸体保存完好,栩栩如生,而且也必须承认她是个美女,可是这家伙一看就不可能是活人!

    小张哥慢慢把尸体扶了起来,那尸首坐在棺材里,双眼紧闭,看上去真的好像只是睡着了一般,可是这个人是没有呼吸的,小张哥示意让胖子帮忙,胖子帮着扶住盛姬,小张哥开始在盛姬背后摸索,胖子突然骂道:“卧槽,你个流氓,给尸首脱衣服,我去,你别这样,鸭梨还没见过女人的身体,你不要让他有阴影!”

    盛姬身上总共穿了十身衣服,小张哥一身接着一身地脱,胖子小眼眯缝着似乎特别期待,终于,所有的衣服都被小张哥脱下来了,小张哥的手法,一看就特别熟练,这种熟练程度只有经常下地的盗墓贼和经常下海的PIAO客才能达到……

    “哇,古代的帝王对胸部就这么没要求吗?”胖子的声音在古墓里面显得格外猥琐。

    黎簇害羞的闭上了眼睛,他骂道:“死胖子,你到底是来盗墓的还是耍流氓的?”

    秀秀插口道:“有问题!”黎簇被秀秀的声音吸引,睁开了眼睛,眼前的景象令黎簇惊呆了——小张哥把那女人的皮给扒了下来,可是正当黎簇已经做好了看到血尸的准备的时候,那景象让所有人的呼吸都加重了——天啊,那人皮之下,是另一张人皮!

    秀秀沉声问道:“胖子你们在鲁王宫的时候,是几层棺几层椁?”

    “我记得是三加二,记不住了,怎么了?”

    秀秀说道:“这是外族的一种殡葬方法,那层人皮,是盛姬最后一层棺材!”

    胖子说:“那周穆王当初这么安排是图什么呢?我去,不对,这姐们儿怎么有小鸡鸡?”黎簇也瞪大了眼睛,他这才发现,这具尸体是有那男人的标志的,只不过那玩意儿被夹到了两腿之间看着跟尾巴似的。

    小张哥说了句藏语,谁也没听懂,小张哥没有办法,蘸着那男尸身上的尸油在棺材沿上写到:“徐福。”

    胖子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你说这损贼是给秦始皇找长生不老药把自己找丢了的那哥们儿?”

    小张哥指了指墓室里的墙壁,这个墓室里面,有一堵写满了文字的墙。

    胖子问:“秀秀你看得懂吗?”秀秀看了一会儿,说道:“大体明白了一点,这是徐福写的,他为了秦始皇的野心,翻遍了典籍,结果意识到周穆王可能从西王母那里得到了长生不老的药方,于是他决定找寻当年周穆王留下的全部秘密,典籍中说想要找到周穆王的所在,需要寻找到龙子,依靠龙子才能找到那里,据说所谓的龙之九子,实际上就是周穆王遍寻天下找到的脉兽,他走遍华夏之地,终于找到了一只脉兽赑屃,于是他让秦始皇给他带上五百童男女乘坐赑屃从蓬莱出发,寻找周穆王的秘密,而当他终于抵达关外的时候,阴差阳错的,他手下一名童子吃到了周穆王留下的药,那药根据徐福的了解只是能够让人延长寿命,要想真正长生不老还需要一种玉俑才能保持住各项生理指标(我去,大姐,你的解释也忒直白了吧——黎簇),但是玉俑究竟什么样子他不得而知,而药也被童子吃了,徐福心灰意冷,却也明白兹事体大,于是将五百童子分成三部分,一部分人回报秦始皇,服药童子率人留守关外保住某个秘密,而另一部分人则是负责监视服药童子的变化,此时因为在苦寒之地呆的太久,徐福已经病入膏肓,于是他本人飘然回到齐鲁之地,想要寻找当年周穆王在此留下的遗迹妄图找到那种药延续生命,没想到找到了这里,那边的壁画也画了,似乎当年这山上还有一座庙宇,似乎那徐福是从那庙宇里面下来的,他打开盛姬的棺椁,却惊奇地发现,棺材里面只有一张人皮!徐福怀疑因为长生不老之术的关系,盛姬已经蜕去凡体重获生机,可是这个墓室已经没有任何关于长生不老的线索了,他在关外,曾经听说过有一种葬法,是将自己包裹于另外一个人的人皮之中,是自己的身体得到保存,甚至有说法认为这样会使死人得到新的生命,于是令——长!右!把自己裹进棺椁,尝试是否能够活下来,如果成功,不枉始皇帝信任,亦是名垂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