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小鸡内裤

    “小李!”被叫小李的大夫回过头,看到了一脸奉承相的梁湾。

    “梁……梁湾姐,怎……怎么了?”小李有些紧张,在学校里,没有人敢跟这个女魔头搭话,不是因为她会揍你还是怎样,只是因为你不能确定她会说出什么出格的话……

    “小伙子,怎么还口吃了呢,一定是太累了,来来来,姐姐这里炖了锅王八汤,快,趁热喝了!”梁湾就像劝诱白雪公主吃毒苹果的巫婆,谁看到那张脸都觉得眼前这碗汤绝对不能喝!

    “姐,您有事儿说事儿,今晚上我跟女朋友吃自助,想留一点肚子……”

    “你喝了姐这碗汤,保准你肚子空出来的地方更大,快快,先喝了咱们再说!”

    “啊,姐姐姐,你饶了我吧,我这刚开始实习,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您只说,我改还不行吗,您您千万别这样,放我一条生路行吗!”小李都出了哭腔了。

    梁湾扭着身子,看着天花板,冷哼了一声:“不识抬举,我告诉你,从今往后三床的检查和换药都是我做,你不准插手听到没有,三床有什么动向立刻向我汇报!”

    “就这事啊!”小李长出一口气,“您放心,三床以后就交给您了,我绝对也帮你看着,一有风吹草动立刻向您汇报,您看行吗?”小李卑躬屈膝奴才脸,仿佛得到了宽恕。

    “嗯,这样才乖嘛!”梁湾抚摸了一下小李的脸蛋,那纤纤玉手轻柔的从脸上的皮肤滑过,那若有如无的触感却让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差点失禁!

    “姐,姐,这就不用客气了吧,我早晨吃挺多的,您这碗汤,唔……”喝完汤的小李的脸色更加的难看,梁湾转身离开,像一个用完就走的负心汉。

    梁湾照了照镜子,医生不能化妆,不能穿高跟鞋,可是她还是有迷死人的自信,因为造物有的时候就是愿意宠溺那些幸运儿,这世上,再不会有人比她更有自信,更容易让人着迷(当然这是她自己的想法)。

    “姓名!”梁湾板着脸,一本正经的隔着记录本偷瞟眼前的这个闷油瓶。

    闷油瓶仰头四十五度角,用饱含水的眼睛看着梁湾,似乎十分疑惑。梁湾快被这男人看化了,那迷人的视网膜、虹膜、瞳孔……

    梁湾一下子就坐到了小哥的床上,她更加大胆地询问道:“你是哑巴吗?”

    闷油瓶慢慢地摇了摇头,还是没有说话,那喉结想要抖动,却似乎被别的什么压抑了,可是这至少算互动啊,梁湾更加

花痴了:“你叫吴邪,是杭州人是吧?”

    闷油瓶有些迷惑,他的眼光开始聚焦,但那种大创伤后遗忘的症状仍然很明显,很明显,这个人对吴邪这个名字很熟悉,但仍然联系不起来他跟自己的关系。

    “诶,你什么玩意儿啊,我去,小哥,我不在这一会儿你就会勾搭女护士了?”病房里走进来一个猥琐的胖子,打量了梁湾一番就开始调戏闷油瓶。梁湾咳嗽了两声,站起身:“我是吴邪的主治大夫,你是病人家属?”

    “啊,我是他朋友,这家伙家属都在外地,来不了!”胖子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玉溪,跟梁湾对视了一眼又给收回去了,突然,他迷惑的盯着梁湾,说道:“小姐,咱们在哪儿见过吗?”

    梁湾嗤之以鼻:“大叔,这招太老了吧,勾搭妹妹能不能换一招啊!”

    胖子眯着眼睛,仔细看了看梁湾,说道:“我好像真见过你,不过又想不起来了,”他又咳嗽了两声,接着小声说道,“你不是在什么会所兼过职吧?”说完这句话,胖子的脸上就被免费做了一次口水面膜。

    梁湾转过身,背对胖子,一本正经的掀开闷油瓶的被子,一边行动还一边说:“咳咳,该换药了,我去,看不出来你这么奔放啊”梁湾闭上眼转过头,女孩的矜持还是要装一下的。

    胖子赶紧走上来,把胳膊上夹的包拿出来,从包里掏出好多东西:“啊,我忘了,我刚才出去就是给你买东西去了,来,小哥,你看这是我给你买的浪花内裤,嗯,不喜欢,你再看这个狼的,怎么也不和你口味?我买的都在这了,你自己挑吧,诶诶,这个红色的里给我,这个尺寸不大好买,你穿不合适,我本命年啊,本命年,那什么,你穿着个小鸡儿的吧,比较符合你此时的童真!姑娘你回头吧,小哥这身上快包成木姨奶了,就内裤没穿让你赶上了,你这也算中奖了,快,你赶紧换药,看什么,没见过啊,每一个男人都有那么一两条大红色内裤的嘛!”

    “大叔,并不是每个人的红色的内裤都能宽成一面国旗……”

    这个人是木讷的,虽然她经常给伤重的换药,可是没人像他这个样子,虽然也有那种放弃了生的希望的人也会不喊疼,但那样的人的眼神不是这样的,他的眼里什么都没有,放弃生的希望的人总归是来到这尘世的人,他们的眼里至少还有绝望,可他的眼睛里什么都没有,就仿佛初生的婴儿,带着天生的求知欲就降临了,而那份求知欲也是微弱的,不能持久,就像刚才,“吴邪”这两个字就像一个信号,他眼睛里突然有了光,却又转瞬落寞,因为他又想不起吴邪是谁,谁是吴邪……

    “你还有事吗?”胖子狐疑的看着梁湾,不想走的梁湾,有些人,看一眼误一生的……梁湾脸上一红,扭头就准备走。

    “欸,姑娘,你真的不是夜来香的?”

    “你才是夜香呢!呸!”

    “喂,你属骆驼的啊!”解雨臣骂道。

    梁湾清醒过来,突然看到眼前的挡风玻璃被自己喷了好多口水,梁湾抹抹嘴,又不好意思的擦了擦车窗:“嘿嘿,做梦了

嘛,要不你歇会儿,我开会儿?”

    解雨臣眯着眼睛,不信任的问道:“你会开车?”

    “必须的啊!”

    “算了吧,让你看着身后的那俩货你都能睡着,你要是给我开车,那我们几个不得让你一块带沟里啊!”解雨臣咬了一口压缩饼干,继续驰骋在沙海之中。

    “哎,小花,你能不能跟我聊一聊小哥啊!”

    “小哥?你听说过他?妹妹,有些事情少知道点比较好!”

    “让你说你就说嘛,他当初在医院里住院用的都是别人的身份证,他真的还有神秘感啊,完完全全勾起了我的求知欲了呢!”

    “真的只是求知欲吗?”小花用眼神质问着梁湾。

    “今天中午,咳咳,本姑娘亲自给解郎您煲一锅汤可否?”梁湾突然用特别嗲的声音说话,被包裹成粽子的杨好在后座突然一抖,显然脑海之中出现了某些恐怖的画面。

    “您的孟婆汤还是自己留着吧!”解雨臣毫不客气,他看着窗外,风沙越来越大了,他们当初,走的也是这条路吗?

    “小哥啊,是一个连自己都不是很了解自己的人,如果说他给我的第一印象的话,看到他我会想起秦琼,卖黄骠马的秦琼,可他又跟秦琼不同,秦琼只是一时失意,他是失忆,他是一个很可靠的朋友吧,我跟他接触不多,可他会让我想起一个跟他很像的人,身世很像的人,他饱经风雨,再没有什么人比他经历的更多了,哦,你知道为什么他要用别人的身份证吗?”

    ……

    “什么,他已经上百岁了!那不是人妖吗!”“那是人瑞!”

    “哇哇哇……”“怎么,对小哥没有求知欲了吗?”

    “不,小哥瞬间在我心目中上升到了跟美国队长一个级别的你知道吗?喂,你接着说啊,小哥还做过什么事儿啊?”

    “那我,再给你讲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