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二章 123案(中)

    房间很普通,家电齐全,茶业,咖啡,饮料一应俱全。

    在书桌上放有一台全新电脑,内有血月提供的三类资料。第一类是3号助理口述和记录,可以看出3号时间排的很满。15号上午入住宾馆不到一个小时就有访客,是两名法国私人武装的高管,商谈时间为半小时。15号11点,3号通知助理,自己要和2号在餐厅吃饭。助理询问餐厅吗?意思是公开见面吗?3号回答,是的,这是一种态度。

    下午一点,3号回客房,一点三十分,1号的女助手登门拜访,穿的很少。3号让助理请1号女助手到17楼商务咖啡厅稍等,他在一点五十分前往咖啡厅。

    3号除了见人之外,16号上午和一位老朋友去打高尔夫球,老朋友说3号自称被烦的不行,躲躲清静。下午一点,3号在球场休息到下午三点,和老朋友吃了下午茶,下午五点三十分回到宾馆。此后又有几位访客和来电。晚上九点,3号和2号在房间内密会半小时。晚上十点,3号和1号在房间内密会半小时。凌晨一点,3号乘车前往某地参加董事会,路上遭遇歹徒袭击不幸身亡。

    第二类信息,1号和2号的口述。内部被血月修改过,删除了他们交谈的细节内容,留下了会面时的态度。1号和2号都声称已经说服3号支持自己。血月管家证明3号肯定会支持某人,因为董事会要求3号必须投票,必须在两个相对的提案中选择一个支持的提案。之所以是3号,是因为3号是本季度血月的轮流执行会长。

    梁袭消化了这部分信息后,头脑有了大概的轮廓与想法。

    第三类信息是最专业,最繁杂的信息,梁袭看了一会就头大无比。这不是海底捞针,海底捞针可以肯定海内有针。梁袭认为要捋顺第三类信息,相当于去海底捞不一定有的针。硬着头皮看了不到十分钟,梁袭就哈欠连连,随心躺床看天花板发呆。罗密欧擅长整理第三类信息,梁袭更擅长第一二类信息逻辑推演。不过第一二类信息太少,梁袭无法将线索组织起来。加之血月刻意保护1号和2号的身份,让所有信息都干瘪无比,挤不出水份。

    反过来想,如果有明显的指向性的话,也不需要这么隆重请三位侦探到城堡做客。

    ……

    第二天早上,血月管家没有出现,梁袭尝试询问保镖,保镖没有回答。梁袭下楼看见餐桌已经布置好,食物照例的丰盛。吃饱喝足之后没看见另外两位侦探,梁袭不着急回房间,就在城堡逛了起来。很多天没运动,良心不安,深感对不起肚子上的小肉肉。

    除了阻止梁袭进入另外两名侦探房间外,梁袭去哪都行。梁袭心念一动,到一楼的一个房间拿上路亚鱼竿走出城堡外。保镖没有阻止,用手势告诉梁袭可以上那辆轿车。梁袭上车,汽车下山到了海边附近停车。梁袭扛着鱼竿走了二十多米到海边。感觉被晒的不行。于是再走了十几米到一块巨石下方阴影处。不着急抛竿,坐下来从口袋拿出水喝上几口。

    四名保镖分散在梁袭身边,不知道他们和外界哪个部门通讯,十分钟后城堡就送来了大太阳伞,一张桌子,一把沙滩椅和冰水饮料。此外还有一个小水槽,里面放了冰块和水,用于冰镇饮料与啤酒。同时城堡也给保镖们送来太阳伞和水。

    梁袭躺在沙滩椅上想着,自己享受了这么多的优待,即使没有想法也得憋出点想法。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巴短。上午十点,保镖换班,从交接班时他们互相打招呼可以发现四名保镖不是同一家公司的人,甚至可能不是同一个阵营的人。

    梁袭认为汉娜不是1号就是2号,有小机率汉娜让别人去当1号和2号。从上次血月邀请来看,汉娜比较激进,急于办成事。这么推测汉娜应该是1号,1号主动提出了提案。2号是在1号提出提案后,为了反击而提案。难说,或许是血月人对汉娜不满才有提案。

    十点半,肯西带着鱼竿来了,待遇和梁袭一样,不过保镖们刻意将他们分开20米。肯西和梁袭之间不允许交谈,但他们如果交谈了,保镖们也不知道如何处理。肯西走近梁袭让保镖们紧张,肯西左右看了好一会,发现梁袭还没动鱼竿,摇摇头走回自己的位置,选饵抛竿。

    罗密欧没有这份心情,他走的是第三类路线,庞大的数据不是他一个人脑能快速处理完的。他在城堡悬崖边缘看电脑,偶尔眼睛离开电脑朝下看,能看见下方两个钓鱼人。罗密欧认为肯西和梁袭已经有一定的看法,否则哪会这么清闲?

    梁袭一觉醒来已经中午12点,乘坐轿车先回城堡吃午餐,踹了一些食物点心回到海边,躺在沙滩椅上,闭目继续睡觉。梁袭有一个超牛能力,他想睡总是能睡着,而且入睡时间很短。一直到下午三点,侍女将茶点送上桌惊醒了梁袭。

    梁袭喝茶,吃糕点,这才拿起鱼竿,站好,姿势摆好,一甩……好吧,忘记调整灵敏度,炸线。于是只能又坐回去慢慢整理水滴轮。整理清楚后已经是下午四点,梁袭终于是扔出了一杆。该死的,这一杆竟然上鱼了。梁袭本想慢慢拉,给鱼充分的逃跑机会,怎奈这条鱼死活不脱钩。梁袭不仅要把鱼拖上岸,还必须进行手动脱钩。

    鱼吃比较深,折腾了几下后,成功取钩的同时,梁袭被鱼钩勾到了手。保镖们见状立刻上前,一人按住伤手,一人拿出酒精喷洒,将伤口血尽可能挤出来。城堡送来医疗箱,打个小绷带,来一针破伤风疫苗。全程没有一个人和梁袭说话,梁袭的话他们也当作没听见。完事之后,一散而走,恢复了原本的安静。气的梁袭只能对着那条被自己钓起来的鱼破口大骂。

    不爽!梁袭收集漂流到海滩的木头和塑料,点上了火,本打算烤了这条小鱼以儆效尤。没想到保镖通知城堡送来了烤架,木炭和食材。行吧,那就烤吧。

    夜色已晚,烧烤架内还有余火,梁袭躺在沙滩椅上,盖了一条毛毯静静数着天上的星星。肯西早已经回去,他把罗密欧给换了下来。罗密欧也是来钓鱼,他玩的是传统钓,挂上一块虾肉扔水里就不管了。罗密欧今天看完了第三类资料,脑海中正在分析资料与信息,相比监牢一般的房间,海边是更为舒适的思考场所。

    梁袭似乎不打算走了,将沙滩椅放到最舒服的位置,示意保镖再拿一条毛毯。

    夜晚11点,梁袭和罗密欧相距十多米,一个看着海水发呆,一个看着天空发呆,两人静静的消费生命享受美好的夜晚。

    血月管家站立在城堡悬崖边,沙滩上安放了几盏照明灯,让他能清楚看见沙滩的情况。城堡管家站立在血月管家身边,有些担忧:“他们真的在办案吗?”

    血月管家回答:“你认为呢?”

    城堡管家道:“看不懂。”

    血月管家:“罗密欧看了20个小时的资料,昨晚到现在一直没有休息。我相信他正在努力整理资料与数据。”

    “就这样整理?”

    血月管家:“呵呵,侦探的想法你我都不懂。我猜他发现疑点,他在脑海中一遍遍过资料,寻找解释疑点的信息。”

    “那梁先生呢?”

    血月管家:“他呀?我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我也是第一次知道他这么喜欢大海,此前20多年他甚至没有下海玩水的经历。他是我最信任的一名侦探。假设三位侦探都顺利破案,罗密欧有可能隐瞒真相,因为他希望通过司法途径去解决案件。肯西是最没有节操的侦探,虽然现在没有人收买他,但是不排除肯西在事后找人要钱。”

    血月管家道:“梁袭并不知道他自己被列为血月保护名单。有董事说不就一个侦探吗?我纠正说,他是一个没有立场的专业能力极强的侦探。普通董事会有人做坏事,会有监管人员调查,会有警察调查。血月董事会有人做了坏事,怎么处理呢?每个人都代表了自己的利益和立场,任何一方拿出的调查报告都无法服众。血月需要梁袭这样有能力无立场的第三方,这就是血月一直对梁袭礼遇有加的原因。”

    城堡管家道:“无立场或许没问题。能力?”

    血月管家回答:“这不是游戏,能力无法数据化。如果这是一个游戏,罗密欧应该有90分,肯西有95分,梁袭也是95分,缺的5分是他性格原因,他从不考虑证据,这导致他破的案中有可能出现错案。他又有一个优点,他只提出可以验证的推理。上次血月邀请中,可以看出梁袭已经有成熟看法,但迫于无法验证,因此始终没有提出自己的看法。”

    城堡管家:“他在海边住了一天是为了破案?”

    血月管家一怔:“如果说他在破案,那我不理解他怎么破案。我也有些担忧,他应该要回来看资料,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我可不想让董事会的人笑话我,毕竟是我主张将梁袭列入保护名单。”

    城堡管家笑了:“你说那么多其实是在安慰自己。”

    血月管家问:“我是不是有当政客潜力?”

    城堡管家:“绝对有。说实话你相信他吗?”

    血月管家道:“我没有其他选择,就算内心不相信他,表面上我也必须支持他。最少到目前他从未让我失望。”

    ……

    梁袭还真就在海边睡了一夜,几个可怜的保镖跟着吹了一夜风。罗密欧的保镖也没好到哪去,罗密欧不睡觉,他去散步,沿着海岸线散步,导致一名保镖只能扛着大灯走。两名侦探折腾了一个晚上,肯西则加班加点,看资料看到凌晨三点才休息。和罗密欧看资料不同,肯西严格来说是在找资料,有针对性和目的的找,他吃亏在年纪较大,无法自如操作电脑,效率低下。

    梁袭昨天睡了很久,大清早就从梦中醒来。醒来后不久,城堡的早餐送达,沙滩椅让梁袭腰酸背疼,他坐在椅子上,拿起牛奶眼神空洞的看着沙滩。一缕阳光照射在脸上时,才让梁袭倍感生机勃发,拿了一个面包,端着牛奶,脱掉鞋子走到海边,让海浪冲洗双脚。

    吃完喝完,梁袭提起鞋子指了下城堡,保镖和梁袭一起回车上。上车前梁袭依依不舍一般看了眼钓鱼位才上汽车。回去洗个澡,换上城堡主人准备好的一套宽松家居服,脏衣裤被送去清洗,下午就可以拿回。

    梁袭无所事事的先去后花园转了一圈,五颜六色的鲜花梁袭基本不认识。回到客厅发现罗密欧在餐厅吃早餐,梁袭也坐到餐桌上蹭点吃的。不一会肯西到达,梁袭和罗密欧发现肯西今天的状态不太好。梁袭头发凌乱不堪,但眼神凝聚,沉稳有加。罗密欧挂了黑眼圈,但态度淡然,举手投足悠然自得。肯西则表现出他正在承受压力,完全沉浸在自己世界中,对外界事物毫不关心的态度。

    血月管家喝着罗宋汤,看着三人心中有数。血月管家对一边站立的城堡管家道:“今晚晚宴会有两名神秘来客,一定要保证食物新鲜。”

    城堡管家点头问:“还有什么需要吗?”

    血月管家道:“桌椅也改变一下,一客一桌的方式应该比较好。”

    城堡管家回答:“明白。”

    ……

    梁袭继续解释无所事事的含义。他今天不去海边,改在城堡悬崖边吹风,沙滩椅靠在护栏边。伸头看悬崖,有置身万丈深渊之感。可以看出梁袭真的很无聊,无聊到自己玩起了扑克魔术,一直到下午四点左右,梁袭才回房随意浏览了第三类信息。

    罗密欧大部分时间在房间内,偶尔出来透气,散步走上半个小时再回房间。肯西连午饭都没有露面,由保镖直接将午饭送到他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