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十九章 破!

    苍茫平淡的声音,徐徐落下,内里还带着些许的温和。

    而无论是语调还是声音的音色,都和那位白发道人实在是太过于相似,哪怕是伏羲在内都一时间没能够察觉出不对劲的地方来,只是天穹之上,那恐怖至极的兵器落下的时候,竟然压迫得地面都震颤不已。

    而伏羲这瞬间辨认出来了自己淬炼的兵器。

    唯独无支祁,哪怕是正在疯狂地和浊世水神彼此战斗,也闻言大怒,一只手伸出直接扣住了浊世水神的首级,对于卫渊的忿怒直接传递到了手上的动作,几乎差一点就要把浊世水神的头给捏爆,让浊世水神都感觉到了一丝丝痛苦。

    而后无支祁青筋贲起,放声怒道:“放你娘的臭狗屁!!!”

    “卫渊!”

    “我封你个大头鬼啊!”

    而后一道雷霆轰然砸落在了无支祁脚边,轰然鸣啸声音巨大。

    伏羲大怒道:“住嘴!”

    “我不准你骂阿娲!”

    无支祁大怒。

    直到那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呆滞了一下,透着一股莫名其妙天然呆味道的‘卫渊’声音再度传来:“不管你如何,伱便是说,要不要?”

    无支祁抬头看着那壮阔巨大的神兵。

    咬牙切齿,果断决然地道:

    “要!”

    雷霆又一次奔走而来,恰到好处创造出了时机,令那浊世水神都不得不后退,无支祁身躯一晃,一脚重重踏着虚空,而后猛地起身,索性也不再去尝试收服这一柄神兵利器,反倒是酣畅淋漓的抬手,一只手朝着那巨大无比的神兵握去。

    如同蝼蚁去撼动天穹!

    而后放声长啸。

    身躯一晃,刹那之间竟然仿佛是撑天拄地之神一般,直接化作了巨大无比的神灵姿态。

    道门三十六天罡大神通——大小如意·法天象地!

    右手抬起,直接握住了那巨大的兵器。

    虚空中一道道甲胄流转落下,落在了无支祁身躯之上,原本的灰色袍子瞬间被无数的铠甲覆盖,肃杀冰冷的杀机之中,无支祁那本该被分流了千百年的元气和底蕴刹那之间,江河回流,旋即又被狂暴至极浩瀚至极的气运加持。

    手腕一震,巨大无比的兵器直接猛地砸落。

    恐怖的移动速度带来的了巨大的风暴,席卷雷霆烈焰,让四海之水升腾而起。

    浊世水神面色骤变。

    但是在之前留下了浊世大地,狼狈逃命之后他就已经是性情大变,此刻面对这区区十大巅峰之下的攻击,何曾放在眼里?气焰升腾而起,双臂交错,直接阻拦,旋即正面抗衡住这居高临下的一棍。

    “哼,区区……”

    浊世水神冷笑。

    话音还没有落下,就已经是面色骤变,说出不来。

    只觉得有另外一种强盛的气机腾起,似乎无比契合于无支祁的力量,两者夹杂在一起,猛地爆发,浊世水神面色骤变,竟然后退了一步,且不知道为何,在后退半步之后,竟然感觉到对面的气焰陡然间再度暴涨,竟然是越发汹涌磅礴。

    “给我,退下!!!”

    无支祁放声咆哮。

    手中神兵气焰暴涨,人道气息猛地下压。

    【人道神话概念·齐天大圣】

    轰然巨声,浊世水神直接被砸落于下面,无支祁立于上空,气焰如虹,浊世水神压抑着的怒声咆哮而起:“淮水祸君,无支祁!!”

    “淮水祸君?”

    无支祁眼底金色光芒亮起。

    吐气开声,旋身一棍直接砸落,和浊世水神冲击在一起,这一次却不再是只是纠缠却落入下风,隐隐然已经有了相互制衡,平分秋色的气象,放声大笑:“叫老子。”

    “齐天大圣!”

    …………………

    “看来果然,同根同源,再加上齐天大圣的传说本来就是从无支祁的传说里演变出来的,契合度很高……”白泽抬起头看着那边的交锋,看到了无支祁和浊世水神此刻几乎是相差无几,两个一路从大地上斗到了苍穹之上。

    而后又一路连打坠入了四海之中。

    都是水属性的神灵,而且位格基本上是最高的那一批。

    如果说比起治理水域,调整四海八荒的水流,那么无支祁远不及浊世水神。

    但是若是提起杀伐攻击,纵横来去,所向无敌,却又偏偏是无支祁的长处,此刻竟然生生打成了平手,势均力敌。

    这一战直搅动地风云四起,天地变色,整个四海都仿佛被全部搅动起来。

    一时间似乎分不出上下来。

    但是至少制衡住了,而后白泽看向另一个方向,只见到先天八卦不断变化拆解,伏羲和浊世天机之间的交锋更为清淡一点,完全没有那边的两个水神之间交锋那么地震动天地,没有那么的喧嚣壮阔。

    但是危险之处,步步杀机,完全不比那边稍差半分。

    倒不如说,正因为是最为基础的概念性比斗,一个不好就是极为惨烈的下场。

    只是此刻看去,浊世天机一身狼狈至极,但是眼神坚定,神色从容,而一身白衣的伏羲却是浑身乱冒煞气,眼底发红,满是杀机,哪怕是白泽都一时间张了张口,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伏羲似乎比起对面更像是浊世出来的反派。

    而圆觉此刻双手合十,佛门金刚不坏体魄伫立于浊世封印入口处。

    阻拦那些妄图进入浊世封印,令那个封印内部的浊气再度增加的浊世神魔。

    此刻三方全部都陷入了一种脆弱的平衡状态,无论是那一边发生了变化,整个战局面都会瞬间发生巨大无比的变化,任何一处的胜负都会决定整个事件的走向,白泽趴在这里,沉默了下,沉默着把自己的头往后面缩了缩。

    伏羲忽而张开口,高声道:“前面那个浊世阵法的节点记住了。”

    而后也不管有没有人听到,一边朝着前面厮杀,一边开口,将整个阵法的布局,弱点一一地道出,甚至于包括这个阵法要如何解开如何才能破解,都说得清楚明白,与此同时,浊世天机同时开口。

    口中所说,是如何让浊世阵法更为强大,更为稳定的方式。

    两人一边交锋,引动逆反先天八卦流转不息,不断碰撞,交错,组合,化作了诸多散发着强大威能的变化,引导周围的空间法则和诸多法则线荡出了无数的涟漪,有一尊神魔只是靠近,就被席卷其中,化作了齑粉,神魂俱灭。

    双方都听到了这阵法的破解之法,以及加固之法。

    一刹那的气机凝滞之后。

    双方的氛围刹那之间就变得越发地凝滞压抑。

    齐齐朝着浊世阵法动手。

    ……………………

    神兵的交错刹那之间已经比天上星辰的数字都要多。

    每一次的交错力量逸散都足以令山岳坍塌,让江河倒流。

    卫渊仍旧在和浊世大尊交手。

    只是此刻卫渊已经负伤,连续不断的强攻,以及,在这个专门压制清世十大巅峰的古怪阵法当中,他的功体时时刻刻都处于被压制的状态,但是即便如此,浊世的大尊仍旧未曾突破此间,明明力量足以超过卫渊。

    但是眼前的元始天尊剑术之强,哪怕是浊世大尊足以胜过他。

    都会在击杀天尊的瞬间,遭遇一剑封喉,甚至于被长剑斩首的下场。

    “有趣……”

    正因如此,浊世大尊反倒是不再着急以力压人。

    竟然是尝试以剑术在解构卫渊的招式。

    长剑交错。

    卫渊的余光看向了大日金乌坠落的方向。

    希望他没事……

    还有祝融,此刻进度变慢了,可恶,这个阵法果然碍事。

    若是能直接打碎的话……

    …………………

    女儿国中的赵公明不顾周围浊世气息和妖魔的涌动,在看到那一只大日金乌鸟也坠落的时候,就只是觉得大脑一片空白,而后直接从城中奔了出去,不顾旁人的阻拦,疯狂一般地朝着那一轮坠落的大日狂奔而去。

    大日金乌……

    最后,这个是最后一只了。

    最后的太阳。

    赵公明的手掌都在颤抖,他的浑身都在颤抖,疯狂地奔跑,最后终于在一片平原上,看到了坠落而下的太阳,金色的鲜血流淌在大地上,巨大地如同昆仑山一般,却又每一枚羽翼都散发着黄金晨曦般流光的美丽神灵本体倒在地上。

    腹部有着巨大的黑色撕裂伤口,双目平静而宁和,周围燃烧着纯粹的金色光芒。

    “你,你怎么样?!”

    “这个伤势!”

    赵公明匆匆忙忙地疯狂地奔跑过去,竭尽全力地尝试要将大日金乌的伤势治愈,但是这毕竟是来自于浊世大尊的攻击,哪怕在这里的只是浊世大尊的分身,却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痊愈的,赵公明嗓音颤抖:“不,没事的,你一定要没事。”

    “你已经是,已经是最后的太阳了。”

    “你不能有事,外面需要你,这里也需要你,你不能有事!”

    大日金乌睁开眼,巨大的金色眸子平和地看着赵公明,道:

    “并不是只有我一轮太阳。”

    “我的兄弟。”

    祂注视着骤然凝滞的赵公明,道:

    “你,也是太阳。”

    …………………………

    圆觉以佛门气息直接横扫,将数名妖魔直接爆头,而后回身,并指连点,欲要解开浊世封印,让内部浊世气息泄露出来,彻底打破此刻南海封印当中的局面,只是他才刚刚做到了一半,就直接有数名神魔冲上来,将他拦腰抱住。

    刹那之间就是十几名魔神齐齐发力。

    哪怕是圆觉都在一个瞬间被拉开,而后有几名多少懂得八卦变化的魔神直接按照浊世天机的指点,强行加固这一处封印,而后使得浊世之者可以入内无碍,清世生灵则是半步不得入内,只是才动手来。

    便有层层佛光从天而降。

    白色十二品净世佛莲落下,旋转不休,每一次转动都落下了澄澈佛光,灿烂明净,清除浊气,珏黑发白裙,眉心一点红色朱砂,双手合十,口中低声诵念观自在心经,借助玄奘之佛法,浊世之根基,散发磅礴佛光。

    “佛门神通,诸相非相。”

    大片的佛光流转落下,阻拦住无数神魔。

    而后珏手中托起白色瓷瓶,手中的柳枝一扫,以归墟之主提供的法宝,将无数的灵光洒出,孕育些许创生之力,落在了圆觉身上,落在那边重创的少年释迦身上,将他们的伤势迅速痊愈。

    圆觉已经顾不得惊愕顾不得去猜想这一位突然出手的佛门修士究竟是谁。

    只是竭尽全力阻拦这些越来越多的敌人。

    但是敌人越来越多,越来越疯狂。

    似乎在这个阵法里面,有着对于他们无比重要的存在一般。

    其攻势之时舍身忘死,脸上的神色几乎可以用狂热来形容,很快就要彻底将浊世阵法的漏洞弥补。

    珏本来打算去扭转阵法,可是才出手却发现,就算是没有浊世神魔的阻拦,她也无法打开这阵法——她此刻乃是浊世功体,进出随意,却也无法轻而易举地打破此刻的浊世阵法根基,所能做到的,只有加强。

    同源同出,不可相杀!

    就在此刻,忽而天际再度传来了层层叠叠的轰鸣雷声,轰然砸落。

    轰!!!

    一声声雷鸣怒吼,一道道炽白色的雷霆,不断地轰鸣,砸落在了浊世魔神群体当中,雷法最是刚正,在克制浊世气息之上,仅次于大日阳刚之气,将此刻已经占据上风,正在修正强化浊世阵法的浊世神魔,顷刻之间就扫除了大片!

    浊世天机面色骤变。

    而后苍茫雄浑的大笑声音传来,雷泽龙神的身影出现:“吾等来迟一步!”

    “不知道道友。”

    “所允诺的雷部之位,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现在何处?!”

    伏羲放声大笑,直接抬手一指那边摇摇欲坠的封印。

    面不改色,理直气壮道:“那里!”

    浊世天机大怒:“无耻至极!!!”

    但是此刻的大荒雷神们却不管这些,齐齐入场,恐怖喧嚣的雷霆震动不休,直接帮助圆觉弥补了防御上的漏洞,圆觉喘息数声,转身便是大步奔去,要去打开整个南海的封印,将整个南海数千年的大局彻底打破。

    而浊世神魔们齐齐踏前又被雷神们阻拦,圆觉动作极快。

    一个个阵法节点被打破。

    但是就在他要打破最后一处的时候,忽而身子一晃,动作一变,猛地低下头去,却看到一条条黑色水流竟然如同蟒蛇一般缠绕在身上,遥远之处,浊世水神硬生生抗住了无支祁一招,也分心分手,而后猛地一拉。

    圆觉怒声抵抗,却仍旧被拉了一个趔趄。

    而后浊世水神刹那之间分神而化,同时化作千万身影,就如同当年在卫渊手中奔逃活命的时候一样,一部分围绕无支祁群起而攻之,将其拦住,另一部分则是直接同时去按照浊世天机的说法改变阵法节点。

    圆觉目眦欲裂,心中不甘!

    珏无法改变阵法,十二品净世佛莲飞出,打算强行阻拦。

    雷神们和浊世魔神们战作一团。

    而浊世伏羲放声大笑:“哈哈哈哈,赢了!”声音落下,一道灿烂流光,无声无息自遥远地不可思议之处而来,瞬间洞穿了浊世伏羲的心口,而后其势不绝,刹那之间化作流光,恰到好处落在了圆觉最后未曾处理的那一个阵法节点上。

    那是,一枚暗金色的箭矢,上面布满了神秘玄奥的纹路。

    浊世伏羲瞪大了眸子,认出来这当年出自他手的兵器,嗓音沙哑颤抖:

    “……射日箭……”

    遥远之处,身披黑色斗篷的青年抬手摘下斗篷,露出一张神色温和的面容。

    “炎黄,大羿。”

    “受卧龙先生所托。”

    “前来,助阵!”

    擦咔擦咔的声音猛地扩大,阵法碎裂,刹那之间,浊世之阵——破!

    而后,灿烂明亮的大日之光。

    混合着陡然清越的剑气,猛地爆发,而后冲天而起!

    ps:今日第二更…………四千六百字求月票

    1秒记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