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8章 坦白局

车间地下的镜子太不结实,韩非还没仔细看就炸裂开了,他想要见到那些孩子,只能想办法在深层世界找类似的镜子。

“现实当中的杀人俱乐部和深层世界的黑雨区域存在某种联系,那些变态杀人狂将之称为桥,而镜子就是构建桥的关键。”

韩非和瞎眼老人走出仓库,一老一少撑着黑伞来到后巷的舞蹈室。

“你之前不是说对种花很感兴趣吗?怎么又突然想要学跳舞了?”老爷子摸着舞蹈室上的大锁,费了好半天劲才将其打开。

“我说喜欢种花那是因为花匠在,当时我要是敢说半个不字,她估计会直接把我塞进花盆里。”韩非现在还有些害怕花匠,那个声音和体型反差极大的老人,身上散发着非常古怪的气息,让人看不透。

“你还是赶紧找到自己真正的爱好吧,人生就那么长,别等时间都溜走以后再后悔。”瞎眼老人和韩非一起进入了舞蹈室:“花匠自从你离开后就再也没回来,你也不用担心会遇见她,好好在这里练舞吧,舞蹈可以将一个人内心的负面情绪发泄出来。”

“花匠短时间内不会回来吗?”韩非松了口气,声音都没有那么紧张了:“老爷子,其实我除了学跳舞之外,还想要向伱请教一些事情。”

“我就知道你不怀好意,说吧,什么事?”

“我在一座地下工厂当中发现了一面镜子,只要站在它面前,镜子就可以映照出自己死亡时的模样,还可以照出死在自己手里的冤魂。”韩非偷偷看了老人一眼,见对方没有任何异常后,又继续说道:“那面镜子似乎和这片区域的俱乐部有关,所以我想要问问,我们舞蹈室里的镜子是不是也有类似的效果?”

“有是有,但我也忘记了到底是哪块镜子。”老人指了指自己的眼眶:“我看不见,所以要你自己去找。”

“怎么找?一面面镜子照一遍?我记得触发镜子需要念些东西。”

“不需要。”老人摇了摇头:“普通的镜子里都住着死去的亡魂,只有那块镜子里藏着肮脏不堪的自己,你用心去看,会发现不一样的。”

将手中破旧的录音机放在地上,老人走上舞台:“我教你一个简单的方法,在黑暗中舞蹈可以帮助你看清自己。”

“我不是太懂你的意思,但我感觉你好像是在忽悠我跟你学习舞蹈。”韩非坐在舞台下面,认真看着老人的每一个动作,慢慢的,他的灵魂仿佛被牵引,整个人完全沉浸在了老人的舞蹈当中。

那每一个动作背后好像都隐藏着一段回忆,老人似乎是把自己的一生编成了一支舞。

以前他是在黑暗中独舞,但现在他的舞台下面有了一位观众。

“生命像花朵一般怒放,然后在最美的时候凋零,归于泥土”

无数灵魂在镜中浮现,他们在夜色中靠近,随着那支舞一起笑、一起哭。

韩非连舞蹈是什么时候结束的都不知道,他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此时老人已经摔倒在了舞台上,他胸前被鲜血染红。

“老爷子1

跳上舞台,韩非凑到了老人身边。

“放心,死不了。”瞎眼老人剧烈的咳嗽着,嘴巴和脖颈上全都是血:“我只是年龄大了,跳不动了。”

“您还是好好休息吧,有什么遗憾就告诉我,我来替你完成。”韩非在深层世界一直跟鬼怪打交道,张口就是遗憾,闭口就是遗愿,他说完才意识到老人并非鬼怪。

“遗憾确实挺多的。”老人并没觉得韩非说的有问题,他艰难的坐了起来:“你跳舞的天赋很差,但你学习能力很强,看一遍就能记下所有动作,我想把我会的舞都教给你,等我不在了,你偶尔可以跳给花匠看。”

“你们两个难道是夫妻?”

“我把她害成了那个样子,怎么可能有脸做她的家人?”瞎眼老人一点点挪到了舞台边缘:“刚才我跳的那支舞叫做——我,你多练习几遍,应该就能通过那支舞找到这里最特殊的镜子。”

“好的。”韩非走上舞台,回忆着老人的每个动作,可他的身体刚动起来,老人就开口打断了他。

“不是说把每个动作都拓印下来那就叫做舞蹈,你要融入自己的理解。”瞎眼老人根本看不到韩非,却十分郑重的对韩非说道。

韩非停下来,朝着老人空洞的眼眶摆了摆手,对方确实是个瞎子。

“你想要找到这俱乐部里最特殊的镜子,就要去正视内心真正的自己。”老人抬起头,他黑洞洞的眼眶盯着韩非的身后:“他一直都在你的身后,趴在你的身上,啃食你的血液,掐着你的灵魂。”

“能不能别说的这么吓人?”韩非回头看了好几眼,自己背后只有一面镜子。

“你是想要与他和解?还是想要杀掉他?他是想要杀死你?还是渴望从你这里得到什么?你们之间如果有一方选择了错误的选项,那绝望一定会重新将你们笼罩。”老爷子没有眼珠的眼眶依旧盯着韩非的身后:“花匠曾说过,这片花园的主人一直在寻找双生花,传闻双生花开的时候,就是乌云散去的时候。”

“可双生花不是只有一朵能绽放吗?”韩非参演的第一部电影就是双生花,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第一次抛开喜剧演员的身份,尝试去挑战惊悚电影。

“没错,其中一朵花会吸取另一朵花全部的营养,独自绽放。”老人摸着自己的收音机,按下了一个按钮,那破烂不堪的机器里竟然传出了古怪的旋律:“所以我希望你能学会我教给你的舞蹈,看清楚自己的内心,不要做出错误的选择。”

一首韩非从未听过的歌在舞蹈室内响起,他思索着老人的话,重新开始跳舞。

“老人的动作我几乎完全复制了下来,但为什么感觉和他跳的天差地别?”韩非把自己积攒的技能点加在了舞蹈上,一直升到最高级,再往上就是大师级,但想要突破大师级不仅需要技能点,还需要感悟。

“你进步的速度确实很快,但你只能说是一位舞蹈演员,距离舞蹈家还差的很远。”老人抚摸着舞台,怔怔的望着韩非背后:“这支新舞的名字是——我,讲述的是一个人的一生,从第一次睁开眼睛看世界,到感知到死亡,里面包含了太多的情绪,那些东西不是技术可以展现出来的。”

动作韩非已经完全记住,但他意识到自己好像陷入了动作的禁锢中,这舞姿是老人的过去,不是自己的。

“我的经历该怎么去表现?”

过去是一片虚无,未来的记忆被绝望和黑夜包裹,韩非就站在这中间。

“或许我真的应该好好和狂笑聊一聊。”从乐园记忆神龛里出来之后,韩非和所有幸存者都有过交流,唯有狂笑他没有去打扰。

他能够轻松面对任何人,唯独在面对自己时感到吃力,想要退缩。

一遍遍重复的舞蹈,那些动作形成了肌肉记忆,韩非慢慢闭上了眼睛,他不再执着于找镜子,而是把意识沉入了脑海深处。

在傅生的神龛里,韩非亲手打开了狂笑身上的所有禁锢。

寿囍镜子厂车间地下,杀人俱乐部的镜子把狂笑在现实中唤醒。

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已经到了无法再逃避的地步。

韩非的意识出现在血色孤儿院门口,他看到了孤儿院建筑当中的人影,可不管他怎么尝试,都无法推开血色孤儿院的门。

“我一直在思考,我们两个之间的区别是什么?”

“你一直疯狂大笑,我却连一丝发自真心的微笑都无法露出;你记得过去所有可怕痛苦的事情,我只能感到一片虚无;你拥有治愈系的人格,被永生制药的那两兄弟当做试验对象,但我连自己的人格到底是什么都还不知道。”

“所有的人好像都把你当做了疯子和禁忌,可我知道如果没有你承受过去所有的痛苦,发疯的人就会变成我,这是无可争议的。”

“你曾问我是否愿意成为你?”

“我可以成为你,但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个拥有治愈系人格的孩子为什么会在那么小的时候,手染三十个人的鲜血?”

“血色夜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接触过了好几个同样拥有治愈系人格的灵魂,他们根本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1

韩非的意识被一股浪潮重重拍打到一边,血色孤儿院里的钟声被敲响,那道站在教室里的人影停下了脚步。